富士康13连跳

 时间:2020-08-14  贡献者:jshddq.net

导读:当年,深圳富士康工厂发生 十三连跳 ,造成这家全球最大电子产品代工厂,不堪忍受富士康重压 多名员工相继跳楼导语:5 月 6 日和 5 月 11 日,富士康一名卢姓员工和祝姓女工相继跳楼自杀,再次将富士 康这个全球最大的“世界工厂”推上了舆论的最高点

当年,深圳富士康工厂发生 十三连跳 ,造成这家全球最大电子产品代工厂
当年,深圳富士康工厂发生 十三连跳 ,造成这家全球最大电子产品代工厂

不堪忍受富士康重压 多名员工相继跳楼导语:5 月 6 日和 5 月 11 日,富士康一名卢姓员工和祝姓女工相继跳楼自杀,再次将富士 康这个全球最大的“世界工厂”推上了舆论的最高点。

23 年前,富士康创始人郭台铭从一个 普通采购员起家,将之建造成全世界最大规模的代工企业,承接的订单全部来自苹果、戴 尔、惠普、诺基亚等这样的一线世界知名的高科技企业,利润却是来自于对处于全球产业 供应链条中最底层的人力成本的控制。

据媒体报道,不完全统计的数据显示,从 2007 年始,富士康非正常死亡的员工达到了 13 例,仅 2010 年不到 5 个月的时间里,就有 8 位员工选择了以自杀这样的极端方式,告别 这个曾经让他们满怀希望的地方。

5 月 6 日,一名卢姓男员工跳楼自杀后,被富士康邀请去 “会诊”员工自杀问题的某国内心理学家称,对富士康这样一家在深圳有近 42 万员工的超级 企业来说,富士康十万分之二的自杀率,远低于国内十万分之十二的平均自杀率,并不足为 怪。

如果这样的说法难免有勉强和冷血之嫌, 那么富士康对于员工自杀问题的应对方式绝对 称得上是令人震惊了。

5 月 6 日的员工自杀被媒体曝光后,为遮人耳目,富士康一反以前大 事化小、全部将员工自杀归咎为“个人问题”的做法,索性反弹琵琶,一位发言人公开称,员 工自杀是“社会问题”,试图大而化之。

高层在几番论证后,在企业最高领导人郭台铭的授意 下, 进而立马邀请五台山的三名高僧 5 月 11 日深夜赶赴深圳, 以“做法事”的方式“超度亡灵” 云云。

岂料旧魂未安,新冤又现。

11 日晚,一名祝姓女工从出租屋顶的纵身一跃,再次撕开 了血淋真相。

佛法的本义是自度,自度之上,才能度人,即所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而 非掩人耳目,甚至一边为恶,一边贴金。

如果说将一名员工的自杀简单归责于一家企业,并 未见得公平,但在如此频繁的内部员工自杀之后,企业未能深刻检讨自身的问题,而是一门 心思寻思如何转嫁责任于外, 甚至想象以求助于怪力乱神的方式解决自身的内部危机, 这不 仅与德鲁克当年梦寐以求的“工人们需要与同事建立良好而紧密的群体联系,与主管建立良 好的关系,进一步的,也是最重要的,作为一个人,获得认同、社会威望和满足感、建立社 会地位和职能”的新社会企业梦想远隔霄壤,作为社会肌体的最重要组织器官,一家世界 50 0 强企业的管理者,依旧信奉“不问苍生问鬼神”的荒唐逻辑和极权管理哲学,不能不让人感 慨,这种光怪离奇的行为出现在 21 世纪的今天,这一与企业公民行为完全背道而驰的做法 不仅荒唐可笑,更是一种对社会企业家理想的粗暴践踏和公然挑衅。

“空心人”: 碎片化和边缘化的“原子状态” 上世纪初,管理学的奠基人德鲁克曾经梦想,对于工业时代的最大愿景就是,能够建立 一个流水线工人自我管理多方面事务,并且因此获取大大超出薪酬的回报的“工厂社会”。

按 照他的美好勾画,企业作为社会组织中一个最重要的器官,“工作应当体现人的社会价值, 如机会、社交、认同以及个人满足,而非仅仅反映成本、效率一类的商业价值。

揭秘富士康员工真实生活状态:平日最怕挨骂导语:21 日清晨,来自湖北省黄冈市的青年工人南刚从富士康科技集团的一处宿舍上坠 楼身亡。

在中国大陆拥有 80 万员工、世界规模最大代工企业之一的富士康今年以来已经有 10 名员工坠楼,结果 8 死 2 伤。

这些坠楼者几乎全都是 17-23 岁之间的年轻人。

记者深入 富士康深圳龙华园区,试图还原员工的真实生活状态。

我们最怕的就是挨骂! 21 日早上 8 时, 富士康厂区, 有相当一部分员工历时 12 小时的通宵夜班, 正准备下班。

对于他们来说,这种黑白颠倒的生活每过一段时间都要轮上一次。

上午 10 时,记者在富士 康北门拦住了三名刚从生产线上下来的女工, 也许出于年轻的天性, 三人早上下完班还参加 了富士康组织的 K 歌大赛。

据她们介绍,她们都是 90 年出生,来富士康工作才几个月。

对 于当日凌晨发生的坠楼事件三人均有听说,但不知详情。

记者注意到上过一晚的夜班,三人 均脸色憔悴。

“上了一晚的夜班,你们还不回宿舍休息吗?”三人中的小郭告诉记者,早上下 班后,她们习惯了到富士康园区外转转,买点零食,再回宿舍睡觉,她们不想每天都呆在园 区内,过着宿舍—生产线两点一线的生活。

“我们是 10 小时工作制,两班倒,白班为早上 8 点上班,晚上 8 点半下班,其中中午和 傍晚分别有一小时吃饭时间;晚班是晚上 8 点半开始上班,第二天早上 8 点半下班,凌晨一 两点的时候会有休息时间。

平时加班并不算加班费,只有周末加班才算加班费。

”小郭说, 工资有按件计的、也有按时计的。

“我是新手,在流水线上做得比较慢,组长经常会凶我, 我上个月的工资才拿了 1100 元。

”言语间,小郭有些委屈。

另一名员工小江来的时间比小郭 要长,比较熟练,上个月工资就拿了 1700 元。

说起工作环境,三人说车间有空调,环境不 错,不过她们最怕的就是挨流水线领导骂。

先告知跳楼一个赔 10 万? 中午时分,在富士康北大门旁,记者还采访了一位来富士康工作过三年的 80 后员工小 王。

从 2008 年进入富士康至今,小王从一名流水线员工成了现在的流水线的管理人员,称 得上“小领导”。

小王说,但凡在富士康坐上“小领导”职位的都会选择在外面租房,因为厂里 提供的宿舍住的人太多。

“我以前的宿舍是 12 个人,这还是比较好的,最多的一个宿舍要住 几十个人。

”小王说,宿舍架子床有两层和三层的,住的人太多显得很乱,所以他选择在外 租房。

提起当日凌晨发生的跳楼事件,小王认为,有两种原因可能性最大,要么是感情问题, 要么就是被领导骂了,一时想不开走向极端。

说起被领导骂,小王说比较普遍,当年他就是 从流水线走过来的,“如果你做的东西不过关,在验收时会被贴红单,会影响入库,挨批是 肯定的。

老实点的员工挨骂就挨了,个性要强的就会和管理人员吵架。

”小王说,厂里吵架 的事时有发生。

小王介绍的另一个情况让记者深感惊讶:“员工在进入富士康前都会进行岗前培训,我 当年培训时,负责培训的人员教导我们进厂工作后,凡事要想得开,工作要愉快,不要动不 动就去跳楼,而且还告诉我们跳楼一个厂方赔 10 万。

”富士康保安打员工是家常便饭导语:“千万别得罪富士康的保安,不然吃不了兜着走。

”一名富士康员工告诉《中国经营 报》记者富士康保安整一名员工办法之多、手法之厉害。

每个员工进厂出厂都要过安检, 保安随时可以对进出员工进行扣留质询,拖延时间。

而如果迟到,生产车间的管理员是不 会讲任何理由的,只看结果。

“手下管着上千人的课长因为得罪保安而被整得离职的事情,也发生过。

”保安的强势, 还在于他们人多势众,一呼百应。

而且,在一个地方得罪了保安,只要保安相互打过招呼, 员工在通过所有安检通道的时候,都可能被挡住,只是拖延时间。

如果有的员工涉嫌违反安全纪律, 保安还能开出一张违纪报告单, 这种报告单被称作传 说中的“红单”。

只要“红单”一出,被查的员工便必须离职。

四道防线 说富士康的保安厉害,并非个案。

2009 年 11 月 12 日,“老实”、不善言谈的马向前进入富士康工作,因工作时间不长, 熟悉他的工友很少。

这其中,一名与其比较有交情的工友告诉马向前的三姐马丽群:“马向 前所在的观澜基地保安打人特别狠,每个治安亭里都有长达一米多的钢管。

”就此事,《中 国经营报》记者 3 月 26 日向富士康观澜基地的保安进行了求证,对方并不承认。

但交谈中, 不止一位保安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五一”后保安将大幅提薪,普通保安的月薪可能直 增 20%以上,从约 2300 元/月跃升至约 3000 元/月。

而根据富士康工会 2009 年 12 月的谈判 结果,普通员工调薪幅度仅有 3%。

前后两者增幅的巨大差别,足以彰显富士康保安在公司 内举足轻重的地位。

事实上,保安的权力大,其背后是富士康特殊的安保制度体系。

在富士康观澜厂区门口,一块蓝色的牌子上写着“本厂区经政府批准,非本厂人员严禁 进入”;而在厂区内,还有一个牌子上面写着,富士康科技集团生产区和生活区均属海关特 殊监管区,任何信息产品都不得带出本厂。

据了解,富士康集团自 2001 年 1 月 12 日正式试行“联网监管”以来,极大地提高了接单 竞争力。

美国思科、 IBM、 苹果电脑、 日本索尼等跨国公司纷纷派下数十亿美元的生产订单。

“本公司实行保密文化,所以苹果等国际企业才会将订单给我们。

”富士康新闻办公室的有关 负责人员曾这样表示。

而海关特殊监管模式,也将富士康厂区内的安全管理变成了独立治安范围。

因此,保安 在一定范围内,拥有相当大的控制力。

“别得罪保安,要是真弄得不高兴,他叫一伙人把你拉到角落里打一顿,你怎么办?报 警?证据呢?你想告也没得告。

”《中国经营报》记者在当地曾经得到不同人的善意提醒。

在富士康内部给一些储备干部的培训课上,讲师清楚地指出富士康园区分四道防线管 控。

第一道防线是园区周边的各大门。

这些大门依据方位的不同, 分别担负外客来访、 招聘、 生活物料送货等。

第二道防线是厂区和生活各门岗。

第三道防线是研发场所、重要物资仓库 和重要生产车间。

第四道防线是机动巡逻人员。

从企业发展所需的高度保密性来说,富士康 的四道管控防线有其合理性,但也难免严苛。

富士康与员工签“不自杀协议” 深圳书记调研导语:四天前富士康的深圳厂房第十名员工跳楼,政府及厂方都声称已采取一系列防范措 施,正当各界以为悲剧可停止之际,昨晨又传来第十一个员工坠楼身亡的消息。

跳楼事件 愈演愈烈,富士康员工人心惶惶,连日来遭受抨击的公司董事长郭台铭已前往深圳坐镇。

为了撇清关系,昨天有员工透露,富士康要求全体员工签署协议,同意日后有自杀之事概 与公司无关。

郭台铭对事件感心痛 昨日凌晨, 岁的富士康员工李海在观澜园区华南培训中心跳楼身亡。

19 警方事后表示, 死者入职仅 42 日,警员在宿舍找到遗书,表示因心理压力大,感到现实与期望差距大,加 上家庭因素等,对生活失去信心。

不过,有网民表示,李海在死前 4 日曾以手机上网预告 自杀,自称“前几天被保安打,日子没法过了,再见了”。

据港媒报道,在“十一跳”发生之前,富士康虽然有所举措,如聘请十位心理辅导员、设 立员工关爱中心等,但并未对全体员作出交代。

直至昨天,郭台铭才首次通过助理电邮向全 体员工表示,对频发自杀事件感到心痛,希望员工之间增进关系。

一名自称深圳富士康员工在网上留言透露,在发生“第十 跳”后,富士康公司于本周一 (24 日)发出一份给员工的通告,内容强调富士康“尊重及关怀员工”,提醒员工遇到工作

或个人烦恼,均可致电公司求助热线;又称员工可透过投诉或工会热线、员工意见箱等各种 渠道反映问题,由公司派专人处理。

不过,通告亦鼓励员工举报身边有任何精神或行为异常的同事,还表明一旦举报属实, 将获公司奖励。

此外,通告亦要求所有员工签下保证回条,同意公司有权把情绪出问题员工 送院;又要保证发生自杀等“非公司责任”的伤亡,当事人或家属均不可以提出法律法规之外 的要求,不采取过激行动导致公司名誉受损,但对何谓“非公司责任”,则未有清楚解释。

市委书记高度重视今专项调研 富士康接二连三的自杀案已引起深圳当局关注, 新任深圳市委书记王荣昨在党代会后表 示,高度重视事件,会于今日展开专项调研,未来会推出多项针对措施,但具体措施内容未 有透露。

新华社报道,深圳市公安、劳动保障、医疗卫生、工会等多个部门已介入富士康事 件,分别针对富士康的管理模式、企业文化等方面提出 7 点改善建议,包括由公安局培训公 司保安、派出心理医生到公司对员工做心理辅导、加强监察公司加班、工资等情况。

学者斥资方似恐吓员工 长期研究中国民工问题的香港理工大学应用社会科学系副教授潘毅指出, 内地新一代农 民工的价值观改变和富士康的管理体制,才是连串自杀事件的成因。

她解释,上代人视农村 为家,暂时出外打工,但终究会还乡终老;新一代年轻民工却向往融入城市生活,但工资难 以负担, “在深圳生活一个月,至少就要 3000 元”,农民工因没有城市户籍,各种社会待 遇都比城市户口居民低,新一代民工处于农村和城市的夹缝中,没有方向,容易轻生。

她表示,富士康的规模极大,相比小公司,员工之间的人际关系更难建立,尤其令人感 到孤独,令民工自杀的可能增加。

她和 8 名内地学者,在月中跳楼事件增至 9 宗时,就已 联署发出公开信,指出中国应取消户口制度,拉近城乡差距,让农民工享受城市福利,不要 让富士康悲剧重演。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夏学銮认为,连串自杀事件或与高强度的劳动有关,《劳动法》 虽规定每天工时不得逾 8 小时,但富士康的员工连加班要 12 小时,当地政府早应介入,但 事件表明所谓监管只是流于形式;而当首宗自杀事件发生后,后来者就开始模彷。

员工自杀揭露富士康半军事化管理制度已落后导语:“富士康文化是一种男性文化、刚性文化,或者说是一种军队文化,没有体贴细腻温 柔的感觉。

当新一代农民工怀抱着梦想来到城市,却发现和几十万人挤在一个大工厂里, 而薪水和需求间的巨大差距,使当初的那些梦想所剩无几”。

从最初的“三连跳”到现在的“十连跳”,富士康员工“跳楼门”已从单纯的企业事件上升至 社会事件。

在全球 500 强企业中, 为何富士康的员工有如此之高的自杀频率?是什么使得那 些 80 后、90 后竟以结束生命为代价?这背后的原因,到底是员工个人的问题,还是富士康 的问题,抑或是整个社会的问题? 就此,《21 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清华大学社会系教授罗家德,对这一现象进行了 解析。

罗家德认为,最根本的原因在于富士康的管理模式过于陈旧,已经不适合 80、90 后。

严酷的军队式管理使富士康员工变得功利而实际, 但薪水和需求间的巨大差距令员工当初的 致富梦想所剩无几。

罗家德指出,如果富士康不改变管理模式,这个上一个时代的弄潮儿, 有可能变成下一个时代的“失败者”。

我曾花了八年多时间在高科技代工企业里面做调研,包括美商、台商。

富士康文化让我 印象很深刻。

形象地讲, 它是一种男性文化、 刚性文化, 比较没有那种体贴细腻温柔的感觉。

或者说是一种军队文化。

你可以想象军队里面,规定很多,而且都非常严谨。

在这种军队文化里面,可能你稍微 有一点做不好就要受到很严厉的惩处和责备。

我接触到的富士康员工非常功利、实际,对眼 前的工作效率非常重视。

我必须要先说明,对富士康的企业文化不能先做好与坏的价值判断。

实际上,富士康的文化代表了一个时代,是一个工厂文化主导的时代,而且它在那个时 代非常成功、非常重要。

工厂很大程度上就是适合军队化管理的。

这种模式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非常适合进城的 农民工。

因为这些农民工不懂如何自律,军队化管理可以使他们迅速懂得纪律。

可能这在某 种程度上是富士康文化的一个成功点。

(现在)情况已经发生变化了。

富士康员工当中 80、90 后已经占到了 85%。

那么我们 就要想这样一个问题:这种军队文化可能还适合工厂管理,但已不适合 80、90 后了。

我十年前就已经来过大陆教书,那时候教 70 后学生,十年后教 80 后的学生。

80 后的 学生比较有创意、有想法,当然也就比较有个性。

80 后更有公民精神。

他们乐于做志愿者、 乐于结成社团、乐于自我管理。

他们自主能力强了。

那么作为企业来讲,就应该培养这样的 员工自主管理创新的能力。

面对这一群体时, 过去很合适的军队文化现在可能就要遇到麻烦了。

富士康遇到的问题 恰好说明了这一点。

物质上的东西是远远不够的,最主要的是来自于情感上的支撑。

一个情感支持网丰富、 嵌入在社区生活的人是不容易自杀的。

从这个角度讲,在人员管理上,我们很害怕的是原子 化的个人。

而富士康却恰恰面临这样的问题。

这与富士康的加班制度关系非常大。

我之前讲军队文化, 但军队文化是很强调兄弟感情 的,而加班制度却恰恰把这个东西破坏掉了。

富士康的薪水结构是鼓励加班的。

这造成了员 工除了加班之外没有社区生活,彼此之间没有情感上的交流。

郭台铭员工跳楼事件道歉 推四举措防重演导语: 新华网深圳 5 月 26 日电 台湾鸿海集团董事长郭台铭 26 日在其旗下富士康科技集团 深圳龙华厂区,就今年以来一连串的员工跳楼事件向员工家属和社会鞠躬道歉,并透露公 司正在采取措施防止此类不幸事件再次发生。

当天, 郭台铭陪同近三百名国内外媒体记者参观了位于深圳龙华的富士康工厂、 员工宿 舍、食堂以及员工关爱中心。

郭台铭说,对于一再发生的不幸事件,他除了道歉还是道歉。

“现在最令人担心的是那 些有心理健康问题的隐性群体,最关键的是如何防止不幸再次发生。

”他说。

为此,富士康科技集团将建立 150 万平方米的“安全网”,覆盖工厂内几乎所有宿舍和厂 房。

“这样做虽然是个笨办法,但起码在将来如再有不幸发生的时候,可以保护生命。

”郭台 铭说。

此前,有媒体披露,富士康员工之间普遍比较陌生,缺乏沟通和交流。

郭台铭透露,公 司已将所有员工按 50 人一组分成近 4000 个“相亲相爱小组”, 并将组织培训这些小组的组长, 以此来加强员工之间的沟通互助。

更重要的是,让公司及时发现存在心理问题的员工,以便 采取针对性措施。

与此同时,70 位专业心理医生已进驻富士康深圳厂区,开展专业心理辅导,及时治疗 有心理和精神疾病的员工。

郭台铭说,除了这些专业医生,公司还在培训志愿心理辅导师, 目前已有 100 名员工参与,计划在一个月内将这个队伍扩大到 1000 人。